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5总有法搞砸了(1/2)
攻约梁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虽然来的西南王的骑兵并不算多,四城外各只有两千骑兵的样子,但丁进听明白了喊话,心顿时一松,啥也不说,立即带着部下按西南军的命令暂时先往西部远处退去了。

  他很清楚,野战,步兵根本不是骑兵的对手,西南王的骑兵全着铁甲,只看凶煞威势就明显比县城里的杂甲宋骑厉害,就只一面两千骑兵只怕也能轻易杀崩了他在这的数万所有起义军。

  无奈呀,现在的起义军杀地方官杀大户抢劫勇猛很在行,人多势众打个州府军也行,但远没形成军队式战斗力,只装备就差得远,不少的还是拿着棍棒

  不老实听话退走,就得面临官军骑兵和西南王骑兵的夹击。

  这,只怕凶野辽军也抗不住

  还有个很,不,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丁进自己也很想有西南这个退路,绝不能得罪断谁的后路也不能断了自己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现在是近的远的忧却都大大有

  县城的马军司骑兵也很快投降了。

  但凡有脑子的都明白,宋王朝的日子不长了。

  一个缺乏女人繁衍后代的王朝哪有未来可言。

  对这些宋骑兵来说,不为远的将来考虑,只考虑眼前的,这种吃点肉都是奢侈的日子过个啥意思?以前是没机会。西南根本不允许宋人投去,不要他们这些坏蛋。现在有机会脱离,那,为什么不呢?

  对生活没什么奢求,有吃的能凑合活着就可以了的最寻常百姓对宋国如今的生活也抱怨到绝望,何况这些本就是最贪图吃喝享受的强者坏家伙们。

  大理国却是正常国家,吃喝穿女人,啥都有啊。

  那,才有希望。

  对宋人来说,西南是唯一的希望之路。或许对辽国人也是这样

  所以,曹帅啊曹帅,俺们不是不讲义气,只是只好对不住您了。相信您能理解

  他们的曹大帅不但会理解部下的背叛,而且正希望如此。

  这本就是他和赵岳这面早商量好的。

  收走宋朝廷镇国强军,这本就是从索取宋国陈粮储备起的一整套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另外,

  马军司将士们在京中时得知此次出征是由勋贵代领,曹帅被弃用了,说是病了不能领兵打仗,得窝在家中好好养病休息。将士们震惊中疑虑重重,就有军官为代表以探病名义急去曹府探听消息,却被曹府亲兵管家挡在门外不让进,说“大家的心意,将军都明白。大家好好打仗,不要给将军丢脸,打出威风美名来让天下人好好看看,路不就宽了?以后的日子不就好过了。”

  现在,忠心曹文诏的马军司将领军官们再琢磨曹府当时那话,那就品出别的滋味了。

  这是大帅在暗示我们呐,此次出征若是有好机会能得到别的出路就赶紧投去吧。若不是这意思,继续混宋王朝,哪有什么路宽了在哪驻扎,它也只会是路越走越窄,都是没希望的死路。

  这些将领军官琢磨明白了,这是曹帅终于寒透心了,对宋王朝彻底失望了,希望奋勇追随自己的部下能有个好前程好结局,不用象他这样拘困在京城毫无希望与乐趣的窝窝囊囊活着。

  所以,这些马军干部领着部下投降得很坦然我是在执行大帅的命令。唯一的担心是,我们叛逃了,有好日子奔头了,可别连累到大帅被锁拿问罪

  还活着的勋贵和爪牙大将们则是心情极矛盾。

  他们也想投入西南把握住退路,可是又极不甘心投过去后只能混平凡。实在舍不得在宋国这的威风体面潇洒富贵地位生活。

  没了富贵,得和普通人一样靠自己的本事和辛劳汗水甚至拼性命生存,那还不如死了好。

  那你们就去死吧。

  这是来的西南军对勋贵及爪牙的心态,虽然没说出口。

  根本不要这些败类。

  你们下跪叫爹哀求也没用,竟然还在投与不投上犹豫不决?呵呵,你真是想多了

  却也没搞毒打什么的例行教训。

  这些家伙只是被没收了战马、盔甲,允许带着弓弩以外的武器逃回宋国。

  能不能在这百里距离逃过野兽与起义军的猎杀赶到边关,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和运气了。

  习惯了尊贵礼遇的勋贵和爪牙被狼狈赶出了县城,仓皇而去,也真暴发出了能耐与惊人意志,以他们那娇贵气或虚弱,竟然铁汉一样一天之内硬是奔出了上百里,天黑前到了河南边关。

  全累得死狗一样,却还不忘赶紧让这的官员急报朝廷大事不好啦

  另一边。

  冠军大将军和归德将军等以更强大的骑兵力量,也同样轻易击溃了兵力更多的杨进部。

  杨进也没据城打守城战。

  那是自困城中的找死。

  马军擅野战却不意味着攻不了城。

  曹文诏还特意专门训练过马军司将士的攻城拔寨能力,加强骑兵的战斗技能。

  以仓促凑成团的农民军和武装到牙齿的正规最精锐禁军打,杨进和丁进一样清醒

  杨进也和丁进一样选择了适合自己却大不利于骑兵的战场,也一样仍然不顶用,轻易全军崩溃,惨败在不是沙漠冰原等的非极限环境下,人的素质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首要因素。

  这些农民起义军军事素质太差不说,还心思太杂,都只为邪恶暴虐私欲贪念顺利时还好,团结,凶狠敢战,一呼百应,气势如虹,情况一变,不堪本质就全暴露了,自私无耻怕死怕短视,只看到眼皮前那点不听指挥,怎么蛊惑整训也只是只肯沾便宜不肯付出的刁民无赖相。

  这样的队伍怎么可能挑战强军打得了硬仗不要异想天开。天上不会掉馅饼。

  早有预料却无奈,杨进和丁进一样也只能就近钻山逃走。

  他造反的地界离湖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