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载着白婕的宝马(1/2)
我的野蛮女上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躺着看小说不愧是一个绝妙的催眠招式,没过五分钟,我睡着了。

  手上突然震动了起来,我朦朦胧胧睁开眼睛,我手上还拿着手机,手机震动了,莎织的电话,已经凌晨两点了。莎织这个时候回我电话?

  “喂。”我接了。

  莎织有些醉醺醺的说道:“没良心的,想我了。嘿嘿嘿。我身边的男人,多的是。又不差你一个,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知道我今晚干了什么吗?我去了。去了‘天堂之门’。我招了个男人,比你听话多了。”然后她对着旁边的男人说道:“宝贝,叫我一声亲爱的。”

  莎织身旁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叫得我头皮发麻:“亲爱的。”

  “殷然,听见吗?有钱就系大晒。你算那颗葱?跟我拽。”

  我*自寻犯贱。挂掉了手机拿着手机砸在自己头上几下。

  掏出一支烟点上,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莎织的电话,我拿起手机接了叫道:“该死的滥女人。”

  关掉了手机后,我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情差到极点。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做一件最经常做的事:看白婕的相片,然后用铅笔画下她。

  可没想到的是,我的手灵敏度已经跟原来相差很远,我不知道最终能恢复到原来的什么程度,不过要想恢复到没被火烧过的灵敏度是不可能的了。我不能随心所浴像以前一样的画画了,画出来的白婕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的美。

  这一切,都是枣瑟那个王八蛋。

  从柜子中拿出一瓶白酒,喝了点白酒后,看着窗外的夜黑风高。心一横,拿着火油瓶到了仓库墙角,很幸运的,放下的七八个捉老鼠的笼子,捉了三只。提着全部的笼子,我爬出了亿万通讯的仓库,走大门怕被人看见。

  把没有捉到老鼠的小笼子扔进了江里。拿着三个装有老鼠的笼子来到了郊区枣瑟的那个仓库,仓库在郊区,这个时候这里一片黑漆漆的。在老鼠身上浇了火油,对着墙根的几个小小的洞。火机一点上,开着老鼠笼子的小门,全身着火的老鼠立马窜进了洞里面往仓库里钻。把三只老鼠都点着了后,这三只全身着火的老鼠应该会在仓库里乱窜,而且会把里面的货物弄燃起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假如烧不起来,我也认了。

  我承认我有点毒,不过相对于枣瑟来说,我还针对的是他的东西不是他的人。枣瑟的仓库没有人睡里面,有两个保安睡在仓库大门口的小小保卫室里面。

  当大火熊熊而起,两个保安跑出仓库外面打电话时,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变太的满足感,太爽了。

  撤了,最后把那三个笼子往江里一丢。

  凌晨四点多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此时此刻,心情无比舒畅。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点了一支烟后开始回想昨晚的事,就好像做梦去干的一样。清醒时会想到我犯了滔天大罪,万一查到我。万一我被抓去蹲上二三十年。万一。

  不过,这件事若要查出来,谈何容易。

  开机后,阿信的电话先来了,很着急的:“老大。你在哪?”

  “宿舍。”

  他马上挂了,心急火燎跑到了我宿舍,一进来马上说道:“老大,早上我来敲门,可你不在,那几个笼子不见了,我又听人们说郊区那个仓库着火了,是不是你。”

  “嘘。小声点。是,昨晚我去把它烧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在火海里出事了。”

  “你看我有这么差么?”

  阿信晃了晃,不服气的问道:“老大,为什么不带我去?”

  “阿信。你以为我们这是去郊游呐?这种事我一个人做就行了,万一出了事,还连累了你。”

  阿信面露不悦之色,浴言又止。

  到人事部报道,然后去了仓库,翘着二郎腿,继续打瞌睡了。

  这些时日,我倒想去偷偷瞄一眼枣瑟,看他是不是死了,不过那个老家伙一直都没有露面,估计处理他的仓库都没空回来上班了。

  还想去瞄一眼白婕,看她正在干嘛。或者我手捧一束花,送到她办公室,给她一个天大的惊喜?

  琢磨着该如何在她面前来个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正琢磨时,阿信问道:“老大,你发呆呐。”

  “是啊。发呆怎么了?”

  “没有,你发呆时笑了出来,还流了口水。”

  “啊?是么?”我急忙擦了擦嘴角,还真流口水了。

  阿信打趣道:“你是不是在想哪个女人呐?”

  “咦,你又知道?”

  “老大,我有一些话,说给你听你一定会很郁闷,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事。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老大,你这段时间养病,我一直也没有跟你说过。早在前一个月,我就经常见一辆宝马来接白婕。几乎每天傍晚都会来。”

  我的心咯噔一下,又是名车。这个女人的男人缘那么好,没办法,人漂亮,性格又好。宝马?会是谁呢,还天天来接她。

  这段时间我怕白婕问我是不是真的回了老家,也很少给她电话,偶尔几个短信,无非就是忙不忙,伤好了没之类的。是不是我关心太少了?

  宝马,是不是她,的前夫?很有可能。“大概是她朋友吧。”我说道。

  “不是啊,老大,那个男人很稳重的长得。每次迎面上来都会抱一抱白婕,这还算是朋友嘛?”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等下我看看。”

  下班后,同事们纷纷从公司大楼大门口出来,白婕也在其中,摇曳生姿光芒耀眼。

  走到大门口时,一个穿得像成功人士的男人抱住了她,在一干女同事的羡慕嫉妒中牵住了白婕的手,过了马路上了他的宝马,看样子,那个男人的确是他前夫。

  我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冒了起来,跑出马路拦在了刚刚起动的宝马车前,怒视着白婕。

  她的前夫奇怪的看了看我,白婕跟她前夫说了两句话,下了车,走到我面前,她还是那样的娇柔华美:“殷然弟弟,你回来了?”

  听到这一声弟弟,我想到了以前。她叫我弟弟,就是要对我表明我与她只能做姐弟的态度。可是。可是既然她现在这样想,那以前我受伤时又为什么这样子表现呢?可她没有跟我承诺过什么也没有说过我喜欢你之类的话,我也不能直截了当的问她为何与他在一起。

  “我不喜欢你叫我弟弟。”我告诉她我不喜欢做她的弟弟。

  “殷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一个很好的男孩,你身边也有一个很好的女孩,你不能辜负了她。我们两个,不适合。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没有从心底迸发出一种轰轰烈烈的感情。”委婉
为您推荐